看,高原天路由此向通途

海拔1800米,穿越地质大变形段,这是云南第一长的高速公路隧道

2018-07-17 09:05:16来源:海外网
字号:

航拍隧道施工区域修改.jpg

华丽高速营盘山隧道施工区域

2工作人员现场介绍施工工艺.jpg

工作人员现场介绍施工工艺

QQ图片20180717090709.jpg

项目总工带领青年学员实地讲解施工规范图集

3隧道洞内掌子面施工修改.jpg

隧道洞内掌子面施工现场

海外网7月17日电 998米、999米、1000米……

时间定格在2018年7月5日。

郭丽明的眼睛湿润了,这个略显黝黑的东北汉子再一次激动的流下泪水,自2016年4月进场,两年多来,在克服了施工现场海拔高、缺水缺电缺管理人员等种种困难后,全国第四长、云南省第一长的华丽高速控制性工程——营盘山隧道,双洞掘进均突破了1000米大关。

作为中建七局华北公司云南华丽高速项目部的生产经理,郭丽明亲历了这里的一切。

华丽高速是云南丽江南连大理通东盟、北接迪庆进藏区、东经华坪入川渝、西过保山至南亚的重要交通动脉,是云南省高速公路网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中重点控制性工程之一营盘山隧道单洞总长11306米,属超特长隧道,建成后将使丽江市永胜县到华坪县的车程由现在的两小时,缩短到20分钟。

“从丽江市到永胜县城开车近4个小时,从永胜县城到项目部大约1个半小时,全部是弯多崖高的山路,从项目部到山下小镇,开车沿施工便道最快也要20多分钟,所以,平时项目管理人员很少下山去,更别提回家了。”郭丽明一语道出了艰辛。

常年在大山里驻守,在几乎与世隔绝的环境下,建设者们怎样客服种种困难险阻,开辟出一条高原天路呢?在中建七局承建的云南华丽高速营盘山隧道出口端和仁和互通工程项目部,我们共同寻找奇迹背后的答案。

多水而缺水的营盘山

生命源于水。

在云南,最不缺的就是水,每年的6到10月都处于雨季,降雨说来就来。

看似不缺水的地方,但却给施工带来了一系列的麻烦。

2016年4月,郭丽明一行9人来到了云南永胜县仁和镇,他们肩负着中建七局华北公司正式进场前的临建选址建设和前期协调筹备工作。

“我们是华丽高速所有标段第一个进驻现场的,所以,当我们跟当地的基层政府部门协调水电网络的时候,对方还不知道这里要修高速,一度以为我们是骗子,”回想起初来时的情景,郭丽明不无感慨,“后来随着工程指挥部的进驻以及其他标段施工团队的陆续进场,当地才确信真的是来修高速路了。”

因施工作业面在半山腰,如果把项目部放在镇里,那么管理人员去现场仅来回在路上就得消耗1个小时。

时间就是生命,对基础设施项目的施工管理人员来讲, “营地”离施工现场越近越好。可是地处海拔1800多米的大山深处,到哪里找适合“宿营”的地方呢?

万事开头难,党员带头干!

以郭丽明为代表的前期筹备成员,时刻以党性原则要求自己,充分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率先冲在一线,顶着高强度的紫外线照射,在湿热的丛林道路里艰难穿梭,反复探讨、论证。就这样,项目驻地方位基本确定了,然后就是测量、绘图、预算,短短的十几天时间内,项目部的建设方案摆在了公司领导的案头。

说干就干!

但,新的难题却又摆在在面前。

因为是全线第一个进场的,前期与当地相关政府部门的沟通协调工作还在继续,但项目部的建设一刻也不能等,所以,所有困难必须依靠自己解决。

“最大的难题就是施工用电和用水!”郭丽明坦言。

政府配套电力线网不到位,怎么办?

租机器发电!

“两台50KW机组负责施工用电,两台30KW机组负责生活用电,发电机每月租金6000元,光烧油每月都得1万多。一直到电网架设到位,期间持续了近两个月时间。”项目书记丁兆文补充道。

电的问题解决了,但用水怎么办?

“开始我们在搞勘察的时候,发现山里的村民们吃的都是山泉水,就感觉水的问题好解决,但真正到项目临建施工的时候才发现,山泉水出水量太低,根本供应不及。”郭丽明说。

这样一来,运水就成了无奈的选择。

拉水罐车沿着15公里施工便道下山运水,一次10吨,一个来回就是3个小时,即便白天不间断的运水,一天也拉不了几趟,算上油费,吨水成本竟高达80元。

用水难,迫在眉睫!

在了解到项目部实际困难后,中建七局华北公司总部给予大力支持,两支深井钻井队在项目周边同时开工,很快,一口280米 深生活用水井和一口180米深的施工用水井交付项目部使用。

“两口井一共花费30万元,尽管投入成本较大,但彻底解决了用水难题,而且,我们的生活用水检验指标还达到一级饮用标准。”丁兆文自豪的说。

从4月到7月,在项目团队的共同努力下,短短的三个月时间,一个标准化的项目部跃然呈现在大家的面前。

2016年7月2日,云南省交通厅厅长何波一行赴华丽高速营盘山隧道项目部检查指导前期筹备及施工前准备工作,何波现场对项目部在施工前期所做的准备工作做出肯定和表扬,并指出营盘山隧道项目部前期的准备工作踏实、到位,值得全线的参建单位学习。

想走却还留的新员工

“刚来了就想走!”初次来到项目部,不止一人有过这样的念头。

“一开始听说来云南,尤其是丽江,大家都是兴奋的,但从机场到项目,在山路颠簸了5个多小时后,大家的心智都被磨平了。尤其是一些新学员,刚来还有新鲜感,但没坚持几天就受不了了。”丁兆文说道,“当然,大部分人还是一直坚守到现在。”

黄林超,2017年大学毕业后加入中建七局,后分配来到了项目部担任隧道施工员。一般情况下,隧道施工员都是三班倒,3个人轮流值守,但期间有一段时间,整个隧道施工员班组就剩他一人了,没办法,一个人也要顶下去。

“来不及回项目驻地宿舍,就在办公室简单凑合休息一下,赶在工期紧的时候,施工现场保安室都睡过。”黄林超腼腆的笑了,“说实话,刚分配到这里时与心里的预期确实有差别,落差还挺大,但后来一忙起来之后就顾不了那么多了,总之, 一干到底吧。”

正是这个90后的大孩子,通过专业的技能,大胆的向施工队提出了专业建议,得到了施工队的认可和尊重。

姜艳超,2017年7月14日来到项目,8月21日,女友向他提出了分手。“没办法,离的太远。”姜艳超无奈道。

没有因分手而沮丧气馁,反而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到了工作中。“刚参加工作,没经验、没方向,不知道该怎么着手,索性就从看图纸开始,把路基一标所有路基土石方、防护、排水图纸打印出来,每晚回到项目上抓紧时间让自己尽快对这个标段了解到位,就这样用了一周的时间将路基一标将要干的工程了解了一遍,对土石方调运、涵洞等结构施工计划等做了一个自我的总结,读懂图纸知道自己要干那些活,当然就有信心来干工作。”谈到刚来项目时的情景,姜艳超依然自信满满。

袁勇,人称工地“小问号”,一名土生土长的云南人,在请教问题或和人讲话时总是喜欢腼腆的抿嘴微微一笑。

作为第一批8名见习生之一,他在人群中并不起眼,随着工作的不断开展,在隧道里阴暗浑浊的灯光下、路基高填区强夯机震颤的轰鸣中、桥梁桩基危险的基坑旁、边坡防护陡峭的护坡边,哪里都能看到他拿着笔记学习记录的身影。只要一逮着机会,他就会围着总工请教每一个施工工序以及和学校理论知识的具体差别。

“作为一名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技术指标、施工规范、公司制度甚至如何与现场分包的技术员、工人沟通管理这都是我需要学习和思考的地方。”袁勇说道。

类似与黄林超、姜艳超和袁勇这样年轻的90后,在项目上还很多。是什么留住了他们?

是温暖,是团结。

在中建七局云南华丽高速项目部,篮球场、影音室、乒乓球桌、桌球室、心理疏导室一应俱全,院子角落里还摆着烧烤架,这是项目部为了丰富员工业余生活的标准配置。

“在艰苦的环境中,必须尽最大可能让大家过的开心和愉快。”丁兆文称,“我们每月都会为员工过集体生日,定期全体聚餐,影音室K歌,就是为了让大家能够放松身心,然后以更饱满的热情投入到工作当中。”

懂生活,亦更重学习。

如今,项目党支部以聚焦“两学一做”日常化学习教育为重点,深入开展专题组织生活会和民主评议党员活动,深入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党支部通过中心组学习、“三会一课”等开展学习讨论10余次,制作专题宣传栏4期;探索联动共建,与业主、当地政府、农民工携手开展“两学一做”共建活动5次。

“这么做,就是要助力项目党建工作深入开展,项目党支部立足于生产施工一线,根据工程局及公司相关制度健全了党、工、团等基层组织,推动党建工作与一线生产深度融合。”丁兆文称,“不仅要深入学习,还要学以致用,把学习内容落到实处,用时间来检验学习成果。”

通过学习,项目部全体员工获益匪浅,在提高大家文明道德素养的同时,也激发了项目全体员工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工作热情。

“条件是艰苦了一些,但一开始大家就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结束。有了预期,就能看到希望。”项目经理朱雨争表示,“整个项目管理团队37人,平均年龄27岁,90后占到了90%,从他担任项目负责人以来,没有一个人提出要走。一来通过宣传、党建工作让大家认识到这个项目的重大意义,二来因为项目工期紧,白天大家都盯在施工现场,晚上做内业(内部业务资料),白天晚上有活干,大家觉得充实。”

经过近两年的锤炼,项目很多员工如今都已成为业务骨干。

艰难而无畏的建设者

高原天路,凝聚着建设者们的持续付出。

“隧道施工技术现在相对比较成熟,按原定工期我们在2019年底肯定可以完工。”郭丽明说,“但在这里,施工沿线地质条件复杂,技术等级高,质量要求严,施工难度特别大。”

“营盘山隧道为整条线路的控制工程,我标段单头掘进最长3195m,为正坡(上坡)施工;整条隧道地质情况复杂,有突水、突泥、岩爆、大变形等不良地质,防排水等级要求高,围岩等级弱,施工难度极大,可以说是全线最坚固的堡垒、最难啃的硬骨头”项目负责人朱雨争说。

为了解决这些难题,项目部在班子成员带领下经常召开技术研讨会议,商讨解决措施,在与技术人员反复研究后,按照“科学、合理、安全、优质、高效” 的原则,对隧道施工方案进行了全面优化。成功设计出“开挖——支护——下段开挖——基底清理——钢筋制作安装——台车就位——灌注——回填灌注——固结灌浆” 和与之相连贯的配套保障措施的施工流程,实现了施工一体化,有力的保障了施工的有效进展。

与此同时,所有参建人员努力发扬“5+2,白+黑”的精神,在保证安全和质量的前提下,努力与时间比赛、跟进度奔跑,全力克服隧道涌水量大、围岩等级差等各种困难。

此外,项目部成立了以项目经理为组长,生产经理、工程部经理、工长及班组长组员的项目进度控制体系,通过每周定期召开生产进度分析会,听取各劳务队对上周施工进度落实情况及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对存在问题及时解决。对工地现场存在的不足和得失进行分析、归纳、总结,从技术支持、物资供应、物资保障、资金储备等方面集思广益,并将任务分解落实到个人,限期处理完成,提高工作效率。

“优化施工方案、加大检查力度、完善沟通机制、建立月度工期考核奖罚制度,这些都是确保项目优化施工的保障措施。”朱雨争称,“除此之外,我们还制定重要节点施工进度及产值保障措施,通过缩短喷射混凝土时间、出渣时间,将循环时间压缩到16小时以内。严格控制洞身开挖质量,确保节省后续初期支护和二次衬砌混凝土的用量及施工时间来促进掌子面开挖进度。”

美丽云南,生态云南,在施工过程中,生态环保也成为建设者们始终秉承的理念。

在修筑施工便道的时候,项目部主动避让繁茂和珍稀植被。在施工过程中,也尽量不去惊扰野生动物,路基作业面充分做好网膜覆盖,隧道作业面,最大程度做好降尘通风。

“待到工程完工,我们在临时建筑物、拌合站拆除外运后,也会极力恢复原貌,不能在云南留下破坏生态的遗憾”丁兆文说道。

落日余晖,回望中建七局云南华丽高速项目的施工现场:路基施工热火朝天,机械的轰鸣伴着测量人员的呐喊;隧道内掌子面隆隆的炮声伴着钢筋加工厂不时亮起的璀璨焊花;共同构筑了“凝心聚力,奋勇争先”的筑梦画卷。(文/陈贵洋 张帆  图/杜雪松)

责编:张嘉诚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